日本漆器轮岛涂身怀绝技
2014-07-27 12:12:49   来源: 大洋网-广州日报   点击:

7月25日至8月3日,“2014南粤东瀛非遗民间工艺交流展”在广州二沙岛岭南会展览馆举行,其中最令人惊艳的展品,无疑是来自日本的沈金轮岛涂(漆器)茶叶罐。

大端乐宽 莳绘礼盒《二段重(双鹤)》(漆器)
大端乐宽 莳绘礼盒《二段重(双鹤)》(漆器)
 
 
 前史雄 《松竹与雀》(漆器)
前史雄 《松竹与雀》(漆器)
 
 
大端乐宽 《冶游酒池(六瓢)》(漆器)
大端乐宽 《冶游酒池(六瓢)》(漆器)
 
  “人间国宝”、盐安漆器工房第5代继承人盐安真一携佳作莅羊城——
 
  7月25日至8月3日,“2014南粤东瀛非遗民间工艺交流展”在广州二沙岛岭南会展览馆举行,其中最令人惊艳的展品,无疑是来自日本的沈金轮岛涂(漆器)茶叶罐。轮岛涂起源于江户时代宽文年间,自1977年起成为日本涂漆艺术领域唯一的“重要无形文化遗产”(即非物质文化遗产),可谓日本漆器的代名词。近日,“人间国宝”(类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轮岛涂盐安漆器工房第5代继承人盐安真一现身广州,接受本报采访,详谈轮岛涂工艺之妙。
 
  文、图/江粤军
 
  出土漆碗历时五百年鲜亮如初
 
  日本是漆艺之国。很多人都知道,英文的China除了指“中国”外,还有“瓷器”的意思,事实上,英文的Japan除了指“日本”,还指“日式漆器”。而日本漆器中,最有名的当属轮岛涂了。除了轮岛涂入列“重要无形文化遗产”外,日本其他的知名漆器,譬如福岛的会津漆器,冲绳的琉球漆器等,都只是国家指定的传统工艺品。
 
  手握一件轮岛涂漆器,无论是果盘还是大碗,会意外发现其分量竟然要比想象中的轻盈得多。盐安真一告诉记者,轮岛涂用的都是密度疏松的木胎,而且,每种器物所用的木头不尽相同。譬如,碗类的轮岛涂是用榉木做胎;饰品类是用桂木做胎;双重盒、三重盒则用桧木做胎……因为造型不同而需要不一样的取材。
 
  作为日本漆艺的代表,轮岛涂的制作可谓繁难,一般一件作品要经过70道以上工序才能完成。盐安真一表示,简而言之,轮岛涂只有两道大工序:第一道大工序是为了让器物非常坚固,要用当地特产的地之粉(硅藻土的一种)与生漆混合后,一道一道地慢慢上、反复上。尤其是碗的口沿,由于胎质本身是木头的,容易腐烂,更必须反复上漆,才能经久耐用;另一道大工序是为了让器物美观,每次上漆都要上得很薄很薄,每上完一道后还要晾干才能继续上。
 
  由于工序复杂,一只轮岛涂的碗从开始到完成,一般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而出土最早的轮岛涂漆碗距今已经有五百年了,依旧完好无缺,色彩鲜亮如初。盐安真一笑称,秘密就在漆上。“我们做过一个实验,金子在强酸的作用下会溶解,而漆在硫酸的腐蚀下仍完好。可见漆的生命力之强。而今天,轮岛涂所用的漆有95%来自中国。漆树生长需要足够肥沃的土地,需要充足的水分,而且还要种在斜坡上,是一种很奢侈的东西。因此,用这么多道工序做出来的轮岛涂,在古代只供贵族专用,在今天则是奢侈品。”
 
  的确,除了工序繁多,一件轮岛涂作品的完成,还需要多人通力合作,像盐安工房有工匠10名,每人所负责的工序是不同的。而上第一道漆非常关键,就像女孩子化妆前要扑粉底一样,这道工序如果没做好,后面再上就会花了,必须用专门的工具很耐心、很均匀地上。“从古至今,十名学徒专门学习打底,基本只有一位能够成为合格的第一道漆工。”盐安真一说,“上最后一道漆也要由专人负责,因为稍有不慎就会留下痕迹,像个伤疤。”
 
  沈金是轮岛涂的“独门绝技”
 
  轮岛涂不仅坚固耐用,还因其精美的沈金和莳绘工艺备受称道,盐安真一表示:“在日本漆艺中,沈金是轮岛涂独一无二的技法,也可以说是最高难度的技法。那么,什么是沈金呢?它是先用非常细的工具在完成的漆器作品上一点一点地刻出图案,再于上面洒金粉。因此,沈金的难度很高,需要极大的耐心。这一技法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把飞禽走兽的神态和蓬松的羽毛活灵活现地表现出来。什么又是莳绘呢?就是在完成的漆器作品上先用笔描出图案,之后在上面撒金粉。艺人可以比较随意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来进行创作,能够创作比较抽象、比较有当代性的作品。”
 
  目前,日本莳绘工艺的“人间国宝”共计十人,而沈金工艺的“人间国宝”就只有一位了,那就是著名的日本漆器研究所所长前史雄。这一次,盐安真一也带来了前史雄的一件力作——用了一年多时间才完成的沈金茶叶罐——其上,用沈金工艺完成的竹子、麻雀图案,金光灿灿又栩栩如生。
 
  盐安真一解释说:“竹子表现了一种顽强的生命力,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意思,麻雀也是繁衍能力非常强的,所以这件作品中也蕴含着传统的吉祥寓意。”
 
  事实上,在日本的手工艺品上,有很多题材跟中国相近,譬如说仙鹤,也是轮岛涂作品中常见的图案,其寓意则接近中国的鸳鸯,有祝福夫妇琴瑟和鸣之意。
 
  传统手工艺面临
 
  后继乏人的尴尬
 
  沈金工艺仅有一位“人间国宝”,也折射出了日本传统手工艺后继乏人的问题。对此,盐安真一并不讳言。他说,自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以后,轮岛涂的工匠从一千人锐减到五百人,现在确实面临着老一辈逐渐老去、新一代上不了轨道的状况。大家现在也都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所以像前史雄,也在非常努力地培养接班人。
 
  除了是日本漆器研究所所长,前史雄也是金泽大学的客座教授。每年,他都会从全国各地招收15名青年跟随他学艺。这当中,就包括了盐安真一的儿子,高中毕业后他就进入了前史雄的研究所,刻苦学习沈金,以便为做盐安漆器工房第六代传人打下坚实的基础。
 
  而这种把传统手工艺代代传承下去的愿望,在盐安家族身上体现得很充分。早年,盐安真一喜欢的是汽车制造业,想当一名工程师。但在父亲的要求下、在轮岛涂的召唤下,大学读完机械工程专业后,他还是回到了工房继承父亲的事业,并因此而深感无悔。此前,父亲是日本漆器协会理事长;现在,盐安真一也成为了日本漆器协会的理事长,他始终坚持的理念就是要保护好传统。因此,无论轮岛涂如何创新,传统轮岛涂要求的工序每一道都不能少,否则一件作品就不完整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也是基本的做人道理。” 盐安真一说。
 
  当然,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关注,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盐安真一也认为有必要突破、创新,让更多人感觉到轮岛涂距离时代、时尚其实并不遥远。譬如开发一些手镯、吊坠之类的饰品,甚至和手表结合起来。颜色上,除了传统漆器的红黑两种底色,也增加了诸如墨绿、赭色等其他更具有时代审美需求的色彩。
 
  随着日本经济环境的逐步好转,相信人们对这样一种传统工艺的喜爱会更上一层楼。现在在东京最繁华的地方,有一些店面,像咖啡厅之类的就特别推崇轮岛涂。追随前史雄先生的一位学生,在日本全国美术大展中也获奖了。这都说明,轮岛涂工艺正在焕发出新的生机。
    相关热词搜索:漆器 日本

上一篇:文玩手串:腕间流转的风华
下一篇:核雕收藏价值日益突显:受藏家热烈追捧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