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玉璞:天人合一,物我相忘
2012-07-17 16:21:44   来源:中华砚文化网   点击:

徐公砚是鲁砚的重要砚种,有“石温、质润、形奇、色美”砚林四绝之誉。

  徐公砚是鲁砚的重要砚种,有“石温、质润、形奇、色美”砚林四绝之誉。 
 
  其最具魅力之处是独特的天然外形,系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致,非人力而能为。 面对如此优秀的天造之形,徐公石治砚,人工雕凿必须和天然石材的艺术风格和谐统一,天工人工浑然一气,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天人合一"的艺术佳作。 
 
  一、天工之用,取材宜精。
 
  徐公砚的天成其形在砚界是一块名牌,名牌滥用,也会倒牌子,因此,选择砚材、鉴别石品至关重要,犹如伯乐相马,和田选玉,作者要有一双识别良秀的慧眼。好砚材基本要具备四个条件:一是外形,要有砚自身应该有的美感,过长过扁、过厚过薄、怪异畸形者均不宜;二是硬度,过硬则拒墨, 过软则研墨时墨石俱下;三是石质,要细嫩无杂质,石品花纹“有形无质”,看得见,摸不着:四是温润,这也是砚材最重要的条件,只有温润,才能达到“储水不耗、滴水不干、研而无声、发墨如油”的佳砚效果,这需砚材长年经地下水浸渍才能形成。徐公石岩层形成现在这种面貌,要经过几亿年,它是不能再生的,如乱采滥挖,盲目发掘,就像原始森林的乱采滥伐一样,一旦破坏掉,永远也不会再有了。对徐公砚材的开采,比较科学的办法是采一点用一点,最忌群起而挖,全面开花,把石材都翻出来屯集于地表,夏天暴晒,冬天冰冻, 风吹雨淋,再温润的石头,过三五年也会命丧"光天化日"之下。 
 
  二、人工之施,刀凿宜慎。
 
  徐公砚材的天然形态和色彩,内容丰富,寓意深刻,给作者提供了广阔的联想空间,但动刀施凿的余地却相当有限。砚作的艺术基调似乎已被大自然所确定,人工雕刻,必须根据这个基调去增其不足,损其多余。在这里,还确实要学学老庄道家的无为而治思想,“无为,非不为,顺其自然为之而已。” 
 
  在徐公砚的加工制作中,刀凿不慎,加工不当,大致有以下十种表现:一曰取舍不当,去掉自然石材的优点,保留其缺点,“舍优取劣”,后悔己晚;二曰同床异梦,刀凿加工部分与自然天工部分风格相悖,同在一石,各行其是•;三曰邯郸学步,不顾自身砚材特点,去盲目学习端、歙名砚砚式,“杨短避长”, 出力不讨好;四曰削足适履,牺牲砚的自身美感,迁就所谓的自然形去开挖砚池,砚被扭曲,歪七扭八;五曰画蛇添足,庸俗地追求市场价值而大搞多余加工,降低了作品的艺术价值;六曰狗尾续貂,“貂不足,狗尾续。”老想让自然石材去像某种动植物,将自然抽象之美破坏,用腐蚀、作旧等法去搞“人造自然形”;七曰鹦鹉学舌,将古今名人的诗词砚铭抄过来,刻在与其内容毫不相干的砚台上,让人看了啼笑皆非;八日附庸风雅,无主见,无构思,生搬硬套秦砖汉瓦和名人题字,看似文雅,实则空洞无物;九曰舍本逐末,将宝贵的自然形态磨掉,另动刀凿,犹如前些年的破坏生态、开荒种粮,得不偿失;十曰非驴非马,选择畸形怪异之石,以怪哗众,砚台不像砚台,玩石不像玩石,还美其名曰“边缘艺术”。 
 
  诸如此类,都会使空有天工之美的砚材落魄遭难,丧失了艺术的生命力。 
 
    相关热词搜索:姜玉璞 天人合一 物我相忘 文房 艺术

上一篇:阎家宪:玩砚杂述
下一篇:蔡鸿茹:浅谈中国古砚鉴定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