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台收藏呈现明显误区
2013-12-24 09:20:28   来源:新快报   点击:

由于人们的书写工具的转变以及绘画创作形式的多样化,砚台已经从单一的实用功能演变成集实用、观赏、文化交流于一身的艺术品。

明末清初朱彝尊制御用神龙下窥砚

明末清初朱彝尊制御用神龙下窥砚

清乾隆松花石雕灵芝纹砚

清乾隆松花石雕灵芝纹砚

  砚台收藏呈现明显误区,有藏家直言——

  砚台变茶台实在是“土豪”之举

  由于人们的书写工具的转变以及绘画创作形式的多样化,砚台已经从单一的实用功能演变成集实用、观赏、文化交流于一身的艺术品。一方面砚的地位提升了,另一方面,也因为观赏与交流日益增多,形成了不少不良的风气,甚至给今天的砚台收藏带来一些误区。2009年,号称世界最大的砚台“中华巨龙腾飞宝砚”历经6年刻制而成,而不到两年,一个名为“中华龙砚”的重达99吨的砚台又在抢夺世界纪录,皇玛抱趣拍卖负责人彭国杰认为,这首先是一种“炫富”或“炒作”,另外,这么大的一个砚台,没法流通,而且只能远观,失去了砚台本身的更多趣味。

  误区一:体量越大越有价值

  这其实是一种资源毁坏

  比拼体量大小、吨位轻重的“角逐赛”在砚台行业屡见不鲜。然而,这到底是砚台的当代性探讨还是只是借砚台名义进行的炒作?对此,中华砚文化发展联合会副会长张得一表示,先不评价这些行为的好坏,先思考一下砚到底是干什么的,有什么功能和作用。虽然砚台在今天的生活中,已经不再像古代那样具有那么重要的使用价值,然而,不管怎样,我们在探讨砚台发展的过程中,总不能完全偏离了其本意吧!砚台藏家黄海涛则直指这是一种资源毁坏,误导人们审美。

  砚台藏家欧忠荣则认为,砚没有体现书写的使命感,就算石质再稀有,也只能当作一般石雕,不足以成为砚。一方好的端砚,应该是既实用,又美观的,它不仅能满足人们对实用的需要,还能满足人们对文化艺术的需要。

  同时,我们也了解到,砚台除了在体量和体重方面进行互相比赛之外,纹饰的繁复性也是他们“炫耀”的地方之一。例如上面提到的“中华巨龙腾飞宝砚”,雕有56条龙和9只神龟;而“中华龙砚”的表面同样浮雕着56条大小不同、姿态各异的中华龙,有所不同的则是后者的中心为一幅中国版图,左右两侧各为朝阳和新月,其复杂性比起前者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清代诗人施闰章曾说过“愈工愈俗,是为石灾”。对此,欧忠荣也认为,由于本来石材就具有了天然品质,名砚更如是,而倘若制砚者做的美工太多,反而有喧宾夺主之嫌,这样几乎完全偏离了砚原有的概念了。因此,不论大小,装饰的东西只能是作为映衬,而不能过分雕琢。

  误区二:年代越久越有价值

  需从造型纹饰和铭文综合考量

  每每提起古董收藏,不少人首先会认为年代越久远越好,或者在某个年代,材质越稀有越光滑便越名贵。这似乎并无过错,然而,对于应该全面考虑问题的收藏来说,又似乎过于片面。黄海涛表示,这里存在两个误区:一是年代决定论;二是材质决定论。

  “首先,我们一定要走出年代越久越值钱的误区。我们通常评价一个古砚,需要从三个方面考虑:一是看造型,造型一般能看出该砚台所属年代人们的审美趣味;第二、看纹饰,除了同样可以看出那个年代的审美趣味之外,还能通过纹饰来判断那个年代的工艺水平以及审美追求;第三,铭文,所谓‘砚台,有名则灵’,铭文是直接承载了该时代的文化信息,我们不但可以直接了解到当时使用者的具体情况,对考古发现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要评价一块古代砚台的价值,看的是其承载了多少文化信息。如果一块并没有任何迹象能反映出其所处年代的文化信息的砚台,充其量也就是一块石头或者原材料,它的价值并不会因为年代久远而提升。”黄海涛说。

  另外,由于坊间不少人群中,盛行着关于历代文人对名砚的鉴赏的八条标准,然而,黄海涛却表示,不管是年代也好,材质也好,这只能说是其中一个很小的方面。“说材质决定价值,完全是一个误区。”黄海涛说,“由于古代有很多砚是就地取材,有些造型非常美,但不一定材质非常稀有或者造工细腻,甚至还有一些是用泥陶做的,可能也没有任何的雕刻纹饰,但可能刻有大量文字,那这样的砚所蕴含的文化信息则是其他只有材质光鲜、雕饰繁琐而没有文字的砚台所不具备的。”

  “因此,我始终认为,文化决定价值。要记住我们做的是艺术品收藏,而不是单纯的材料收藏。艺术品收藏背后所支撑的就是文化价值。当然,我们也强调砚台的自然属性,但是现在就是很多人过于强调自然属性而忽略了它们的文化属性。这一点是本末倒置的。”黄海涛说。

  误区三:谨防大师

  真正有实力的人不会乱挂头衔

  权威崇拜早已不是鲜见之事,尤其对于标准多样不一的艺术品市场,往往专家就是权威的代表,“大师”之称也在行内到处横生。对此,欧忠荣可谓经历过“切肉之痛”,他表示,一定不能迷信大师。他表示,在自己刚刚入门收藏砚台不久,就因为过于相信“大师”,花了2万多元买了一个刻有“某某大师刻”的砚台,后来才发现,这个砚台并非这位大师的作品,而是其通过商品市场购买之后,自行刻画落款。欧忠荣表示,自此之后,收藏砚台,不能过于依赖“六名”,就是名砚、名坑、名品、名师雕刻、名人题铭、名家收藏,一定要学会自己判断。而张得一则表示,现在行内乱象横生,一些小有伎俩便挂着什么亚太区大师、什么联合国协会会长之流实在太多,他提醒入门藏家对此一定要留个心眼。“真正有实力的不会挂这样乱七八糟的头衔的。”

  声音

  只有土豪才喜欢越大越好

  古代的砚都在文房,所谓“文人之砚,武士之剑”。欧忠荣表示,现在参与砚台收藏的文人变得越来越少了,把砚台视为重要收藏物的文人就更加少。那现在砚台的收藏都是什么人在玩?张得一表示,由于现在的砚台制作都有一种“越大越好,雕饰越繁复越好的”的风气,能收藏这样的砚台的人,几乎只有商人,就是“土豪市场”。而另一部分,也有不少好的砚,就在送礼市场。“这都是文化的恶现象。”另外,近年还有一种把砚台制作成茶台的现象,还被美名其曰“把文房之宝融入家具设计中”。例如,在2012年,苏州就曾展出过“数套长140厘米、最宽处约70厘米、厚约8厘米、重达300斤、融苏州明式家具与茶文化之趣的歙砚茶台。”

  对此,黄海涛表示,这要不就是混淆概念,要不就是附庸风雅。前者是误导民众,后者则浪费原材料。“这么大一块砚料,用来沏茶,是多浪费啊。”

  建议

  八九寸大小最适中避免过度的高浮雕

  要收藏到一方好的端砚,首先要知道怎样的端砚才算是好端砚。我的标准,是“三个可”:可用、可赏、可玩。

  “可用”体现的是端砚的实用性。端砚是因为实用而产生的,它的天职就是供人磨墨的,如果端砚中看不中用,它也就不再成其为“砚”,只能算是一种石雕工艺品。既然是要实用的,那砚材肯定是越名贵越好,石质是越优良越好,制作是越便于使用越好。

  “可赏”就是要有观赏性。观赏性同样牵涉到材质和制作两大方面。优美的砚石,特别是名坑中的上乘砚材,石质通透、石品丰富、石色娇美,材料本身就很有看头。然后在制作上,匠心独运,雕刻精良,富有文化气息,这也是一种观赏性。

  “可玩”就是要可以上手把玩。砚过大,捧都捧不过来,不好玩;砚过小,也没玩头。我对古砚做过一个统计,发现其平均尺寸,就在八九寸之间,说明这样的大小是最适中的。现在的端砚,越做越大,已经不能上手把玩了。端砚要可玩,除了大小合度,也要避免过度的高浮雕,上上手都会弄断线条的砚台,是不能玩的。(文/欧忠荣)

    相关热词搜索:砚台 收藏 误区

上一篇:收藏端砚起点要高
下一篇:竹雕二乔图笔筒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