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不是丧志是养志是怡情
2014-11-03 10:39:45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点击:

“先生归来”,意味着“先生”曾住在这里,且长久地住在这里;同时意味着“先生”离开过我们,而离开的时间其实并不久远。

    “先生归来”,意味着“先生”曾住在这里,且长久地住在这里;同时意味着“先生”离开过我们,而离开的时间其实并不久远。

  “先生归来”,展出的都是文房四宝及其衍生物,比如香炉、水注、笔洗、古籍等,都是很小的玩意,在现代人看来可能不值一提,甚至极度陌生。但透过这些小玩意,我们能观览到几千年文脉的光影,能体察到中国人本该有的贵族精神与士大夫情怀。

  先生就是士大夫,就是君子,就是中华文脉的继承者。器以载道,看先生的小玩意就是领悟君子之道。什么是道呢?说不清、道不明,但在先贤的记述里,一向是主宰一切、评判一切的东西。我以为,“道”有三层含义,最浅的一层是学问与技术,其次是机巧与智慧,最高一层则是人味与精神。到底什么是人味呢?是温良恭谦让、礼义仁智信,而不是制造浓重的雾霾、生产含镉的大米、排泄重污染的黑水,也不是在国外随地吐痰、随手扔可乐瓶子。这是最基本的国民素养,庸常的事里包孕着君子的大道。我想,假如我们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们的GDP增速再缓慢一点也无关紧要。

  你可能说我扯得太远了——一堆小玩意怎会关涉“经国之大业”?但我始终以为,器物承载着意想之外的道。比如文人雅士生活的仪式感。我们今天是不缺艺术家,不缺漂亮的字体、美丽的书法的,但我们缺的就是那种从容的贵族心态。

  比如,古人写字作画前是要磨砚的,他站在那里,手握着墨锭一圈一圈地磨,再一遍一遍地调。这只是“事前利其器”吗?不是!这是凝神聚气的过程。现在,我们用工厂里出来的墨汁,倒在碟子里直接蘸来蘸去,速度快了,但失了气散了神。墨汁很好,挥墨很快,但容易让灵魂丢在后面。

  而很多时候,我们反而又太一本正经了,心魂被限制在了世俗的条条框框里。“游于艺”,就是在游戏里“畅神”,无所事事,也无所畏惧,结果却留下了千古名篇。《兰亭集序》是怎么产生的?无非是一帮无聊文人坐在曲水流觞旁,相继吟咏二三十首诗歌,结成一本集子,再交给王羲之来写个序言,他就即兴挥洒出来,可能他自己都无法预料会成为什么“天下第一行书”。他哪里关注的是什么“天下第一”啊?他在意的只是游戏,只是快乐。而我们只会写有板有眼的漂亮书法,但漂亮到底有什么用呢?因为漂亮不是心迹。

  游于艺,就是艺术的本体,就是先生之风。在悠悠然的先生之风里,那些小玩意就活泼起来了。所以,玩物不是丧志,而是养志、怡情。

  毛笔游宣纸,主脉漫千年。席案几边戏,万秋可流传。岁月留珍器,于今溯其源。先生归来,先生不必再见。
    相关热词搜索:玩物

上一篇:古代工艺品的吉祥寓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