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吉祥纹样与祭祀纹样共存

扬州古民居福祠装饰艺术
2013-07-02 14:35:18   来源:扬州晚报   点击:

福祠,作为扬州古民居建筑装饰艺术的一个独特地域性符号,因其祭祀性、主人身份地位的标志性、建筑空间的视觉引导性以及砖刻的艺术性等特质而占有重要地位。

扬州古民居福祠装饰艺术

吴引荪故居福祠

扬州古民居福祠装饰艺术

个园福祠

扬州古民居福祠装饰艺术

卢绍绪故居福祠

扬州古民居福祠装饰艺术

  福祠,作为扬州古民居建筑装饰艺术的一个独特地域性符号,因其祭祀性、主人身份地位的标志性、建筑空间的视觉引导性以及砖刻的艺术性等特质而占有重要地位。与宅园合一的整体布局一道,彰显出扬派建筑的质朴与从容,具有中国传统设计文化的丰富内涵和极高的地域审美文化价值,是不可多得的古代建筑装饰艺术样本。

  独特的扬州古民居中的福祠

  明清时期的扬州民居在营建中独辟蹊径,于宅院入口天井处设类似于佛龛的福祠,作为宅院主人早晚、各种节日、婚丧嫁娶等活动祭祀先祖神灵的场合。青砖黛瓦掩映下的福祠,尽褪徽州砖雕细密繁缛和苏州砖雕柔婉细腻的铅华,与宅园合一的整体布局一道,彰显出扬派建筑所具有的中国传统设计文化丰富的内涵和极高的地域审美文化价值。作为宅园成员重要祭祀场合和主人身份地位象征的福祠,因突破了沿袭千年的室内祭祀传统,在营造中选择仿建筑式佛龛的基本形制,一般高约1.5-2米,宽1米左右,厚20-20厘米,并无严格的规制记载,其大小视天井规模和墙的高低而定,以取得视觉上的协调。全部构件均以清水磨面的青砖精雕细刻而成,各部件间严丝合缝,毫无黏合痕迹。装饰图案的表现多采用浮雕或透雕,少数部位施以圆雕技法。题材的选用将传统祭祀场合常用的纹样和民间吉祥纹样相结合,以体现出该区域的多功能特征。福祠整体造型构思巧妙,工艺精致,线条流畅而富于变化,质朴而不乏灵动之气,并借助雕刻层次的递进和光影的变化来强化其有限的空间效果。

  装饰中的祭祀类纹样

  由于福祠具有祭祀的多功能以及特殊的表意功能,所以在表现手法上以传统建筑总体造型特征为基础,装饰艺术语言既具民居建筑常用的符号特征,又有佛龛造型的部分语言特点。

  总体上,福祠依据中国传统建筑立面装饰形式,形成一个自下而上的三段式装饰。在装饰纹样的选用上,传统吉祥纹样与祭祀纹样和谐共存是福祠装饰艺术的一大特色。

  祭祀类纹样中,屋面正脊两端鸱吻多为圆雕龙首鱼尾。鱼龙身体倒伏,龙头双目怒睁,张口吞脊,满布鱼身的鳞甲刻画细致而生动,鱼尾双叉反翘,整体既威猛神异又姿态生动,与山西大同下华严寺辽代薄伽教藏殿和天津蓟县辽代独乐寺山门的鸱尾极其相似。吴引荪宅福祠运用祭祀纹样可谓匠心独运,为强化屋顶清水脊饰去繁就简、化直为弧反翘的整体灵动和立体化视觉效果,设计者压缩中段装饰,代之以其上两层略带收分的砖枋,上层无饰与屋顶呼应,下层满布源自早期图腾的“卍”字形四方连续纹样,扬州人将其称为“路路通”。拐子龙纹运用较多,大多饰于中段,如汪竹铭宅福祠。其在中段上方首先设一层卷草枝蔓缠绕的拐子龙纹样,与屋面装饰过渡,其下则为纯粹的拐子龙纹,门楣上方也施以同样的纹样装饰,使整个福祠显得庄重肃穆。也有将该纹样与其他主题纹样相配合使用,只表示祭祀意义的存在,如黄至筠宅和吴引荪宅福祠。中段正中饰较大的海棠锦牡丹花卉纹,拐子龙纹环绕周边,起到烘托的效果。

  装饰以传统吉祥纹样运用最多

  扬州古民居福祠中运用最多,题材广泛的当数传统吉祥纹样。题材在选用上多与宅园主人的出身、文化素养、人生追求密切相关。如盐商卢绍绪,先任盐场课盐大使,后为业盐场商和盐运商,积累了大量财富,所以在宅园的营造中不惜工本,极尽豪华奢侈,所造福祠既大且精,满布云纹的屋脊正脊饰体量较大的由莲花座、宝瓶和三戟组合而成的“连升三级”。中段平整光洁的青砖底上,硕大的海棠形“三多”(佛手、桃、石榴)纹样,刀法犀利毫无阻滞,十分醒目。门洞前加高挺的门楼以强化整个福祠的立体效果,门洞上方刻扇面式匾额,满布回纹锦,中央刻“如意”二字,旁雕对称牡丹,再上雕“双龙戏珠”。表现主人对长寿延年、多子多福、诸事遂意吉祥的追求。

  黄至筠,清嘉道年间八大盐商之一,虽为巨贾,但极具文人气质,有深厚的国学修养。其宅园福祠的装饰中将中段墙面两分,顶部回纹绕边,上半部中心海棠形牡丹纹,四周布回纹边,下半部中间由蝙蝠、如意、双钱和寿桃组成“福到眼前”,回纹充塞角隅,极富生活意味。传统吉祥纹样中的回纹、二龙戏珠、蝙蝠、牡丹花卉纹、双钱纹等均是福祠装饰中常用的纹样,表达了人们对富贵的“绵延不断”、生命的“生生不息”、生活与事业的“富足双全”等美好生活愿景的期待。

  最值得一提的是吴引荪宅(吴道台府)福祠,其福祠造型去繁就简,化直为曲,几近大于屋面的屋脊加两道腰线呈弧形上翘,屋面、屋脊毫无装饰构件以突出轻灵之气。中段上部“卍”字纹,下部中心海棠牡丹纹,两边对称饰竹石,四周回纹绕边,门取如意状,两边清水砖底上书“天能生金,池不受宝”联一幅。通过造型上稳重与轻灵、装饰上繁与简的巧妙处理,完成了对文人精神自由追求理想的艺术化表达。

  赋予传统装饰艺术以新的文化语义

  扬州古民居福祠装饰艺术在运用中国传统装饰纹样和砖刻工艺来进行文化表征中,有效地实现了现实生活与精神世界的高度统一,和天地精神与人的精神的高度谐和的审美文化追求。揭示出那个时代刚刚迈入商业市场并取得巨大成功的新生社会力量群体,在物质富足与精神追求两者之间选择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守候与回望,并赋予传统装饰艺术以新的文化语义。(赵克理)

    相关热词搜索:扬州 古民居 装饰

上一篇:典雅华贵 气势恢宏
下一篇:看故宫收藏 说葫芦古今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