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穿云到龙尾——新砚山行
2013-06-24 15:35:09   来源:东方早报   点击:

北宋黄庭坚曾写下中国砚史上的名诗《砚山行》,其中有“步步穿云到龙尾”之句,黄庭坚历尽千辛万苦访砚的龙尾山地处江西婺源,即今溪山环抱中的溪头乡砚山村一带,此诗平白晓畅,飘逸疏宕,初读之似有太白《蜀道难》之感,然而读下去却又如步入“桃花源”一般。

步步穿云到龙尾——新砚山行

步步穿云到龙尾——新砚山行
 

婺源砚山村村民在溪水中采挖子石 吴玉民 供图

步步穿云到龙尾——新砚山行

婺源雕砚已有一千多年历史 高征 图

  北宋黄庭坚曾写下中国砚史上的名诗《砚山行》,其中有“步步穿云到龙尾”之句,黄庭坚历尽千辛万苦访砚的龙尾山地处江西婺源,即今溪山环抱中的溪头乡砚山村一带,此诗平白晓畅,飘逸疏宕,初读之似有太白《蜀道难》之感,然而读下去却又如步入“桃花源”一般。吟诵着这样的诗句踏上砚山访砚之途,古意与新奇兼而有之。历经了千年时光,砚山的砚坑与歙砚制砚现状又如何呢?

  “新安出城二百里,走峰奔峦如斗蚁。陆不通车水不舟, 步步穿云到龙尾。”北宋时任秘书丞、国史编修官的黄山谷奉命去婺源龙尾山取砚,有感于沿途所见所闻与龙尾山之奇写下了这首中国砚史上的名诗——《砚山行》。

  吟诵着这样的诗句踏上龙尾山访砚之途,古意与新奇兼而有之。

  说起歙砚,此前曾以为砚石产地主要为安徽歙县,后来才知道其实这是一个望文生义的当下误会,真正代表歙砚水准的砚石非婺源龙尾山砚石莫属。南唐后主称:“澄心堂纸,李廷珪墨,龙尾砚,三物,为天下之冠。”婺源古属歙州,出产的名物自然标之以州名,故名歙砚,即便歙县之极品砚,亦多以龙尾山砚石为料。清代的徐毅在《歙砚辑考》 中记有:“自前人创奇,以为出自歙狱井中,盘屈直下,伏水底凿之,得石曰歙石。余始疑, 继而骇……岁在甲寅(雍正十二年),奉命出守新安卫,目睹井洞隘小,无从山入,询之士绅故老,考之典与诸书,并无入井求砚之说,及唐积砚谱,苏黄文集,其形诸诗词歌咏,斑斑可考,始知是砚出自婺源之龙尾石山。盖新安古歙州,婺隶属于歙,不曰龙尾石而歙者,统于同也。”《婺源县志》则载有:“城东之龙尾山又名罗纹山、砚山,距城百余华里,山石莹洁,含罗纹,质比上端溪,为歙砚原产地。”

  (一)

  黄庭坚历尽千辛万苦“步步穿云到龙尾”的龙尾山地处婺源,核心区即今溪山环抱中的溪头乡砚山村一带,此诗平白晓畅,飘逸疏宕,初读之似有太白《蜀道难》之感,然而读下去却又如步入文人心中的“桃花源”一般:

  龙尾群山耸半空, 居人剑戟旌幡里。

  树接藤腾两畔根, 兽卧崖壁撑天宇。

  森森冷风逼人寒, 俗传六月常如此。

  其间石有产罗纹, 眉子金星相间起。

  居民山下百余家, 鲍戴与王相邻里。

  凿砺磨形如日生, 刻骨镂金寻石髓。

  选堪去杂用精奇, 往往百中三四耳。

  磨方剪锐熟端相, 审样状名随手是。

  不轻不燥禀天然, 重实 温润如君子。

  日辉灿灿飞金星, 碧云色夺端州紫。

  遂令天下文章翁, 走吏迢迢来涧底。

  ……

  今天的砚山之行又会如何呢?

  最大的变化无疑是——砚山之行再不会像黄庭坚那样穿云破雾、径路险绝了,车从上海出发,经杭州、桐庐、临安,直至屯溪、休宁,一路通畅,皆是高速公路蜿蜒于青山秀水间,不得不感叹于人力之伟。

  沿途时时可见清溪,夹岸缘溪,多植翠竹。郦道元《水经注》对古歙州溪水记有“溪有四十七濑,濬流惊急,奔波聒天……濑皆峻险,行旅所难”等句,然而因为水电站的建设,这些同样成了久远往事。

  中午时分,车出休宁,进入婺源地界,“云气涨漫,岗岭出没,林树隐现”的烟雨之景触目可见,路边陆续开始出现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地。暮春时节,油菜花只偶见凋零的褐黄花瓣,下部已结出嫩而可人的菜籽,若油菜花开时,可以想见的必然是漫山遍野、肆意蓬勃的纯黄,加上散落其间粉墙黛瓦的徽州民居,二三丛篁,以及云蒸雾蔚的远山,所谓“醉美乡村”之名,良非虚言。

  很快即到达婺源县城,城并不大,依山傍水,城区与中国大多的县城并无什么区别,似乏古意,和想象中有些不同。与从武汉专程赶到的端砚歙砚收藏家蔡雪斌先生相聚后,最先拜访的是龙尾砚研究所,在一处颇类园林的仿古建筑中,所长胡中泰先生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除精于刻砚外,亦寄情于书画,于砚学涉猎尤深,出版有不少专著,原本要出差山东,听砚石收藏家蔡雪斌先生介绍我们要来,专门推迟了一天出发。与胡中泰先生聊及龙尾砚,无论是历史典故,还是龙尾砚石资源、歙砚砚雕现状等,所谈无不启人深思。

  刚入花甲之年的胡中泰雕砚并不多,然所制砚文人气足,仿古砚则朴素大气,在他看来,制砚既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而现在雕砚对他来说更多是一种享受与自娱。

  良石难觅,善工亦难寻,面对中意的砚石,胡中泰轻易并不下刀,常与其相对,端坐冥想,有时甚至数日数旬不下一刀,而下刀时间拖得最久的则非“汨罗江畔砚”莫属——这方巨砚在他工作室的中心位置,可想而知此砚在胡中泰心中的分量。胡中泰说他看了六年才动刀,“汨罗江畔砚”砚石出自龙尾山,眉子纹,长达78厘米,宽处约52厘米,也是胡中泰所刻的最大砚石。

  “好的砚,难遇,刻得并不多,关键是自然。”胡中泰说,“因为这个大砚眉纹看起来就像一大片水波,以这个为主线,怎样去做,思考了很久,后来想到屈原与汨罗江——行吟江畔,这样纹路就突出来了,用的是工笔与写意相结合的表现手法,前前后后雕刻了半年。”(顾村言)

    相关热词搜索:步步 穿云 龙尾

上一篇:“辽阔天长”砚之美
下一篇:探访石城砚的诗情画意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